欢迎来到 - 深度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于佳琪:抒情散文的写作技巧(1)

时间:2019-02-22 06:47 点击:
抒情散文的写作技巧(1) 于佳琪(鹏程写作学院签约导师) 中国作家协会吉林省作家分会会员,吉林省舒兰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细鳞河》报总编辑,已经在《人民日

比如我的《诗意杨花醉春情》中的开头这样写道:“每年的春末夏初,我最喜欢的就是看杨花。一场接一场的杨花,像一片片的雪花,将春天舞成了白色的世界。那种纷纷扬扬的情感,那种铺天盖地的情绪,总是令人目不暇接,在天与地的舞台上看到的一场声势浩大的舞会。”这篇文章开篇我就以直抒胸臆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情感,为全文定下了喜欢杨花的感情基调。来的直接,也来的明白。

于佳琪:抒情散文的写作技巧(1)

结尾我又写道:“美丽的杨花,像一行承前启后的诗句,轻巧转身,大自然便进入下一个篇章。处处东风扑晚阳,轻轻醉粉落无香。就中堪恨隋堤上,曾惹龙舟舞凤凰。我最喜欢的就数唐代诗人罗邺的这首诗。

杨花舞尽,春天远了,夏天近了。”我用一个“最喜欢”清晰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和情感,春天远了,夏天近了,那不是一种惆怅,而是一种希望,一种对生活的美好渴望和追求。写散文要心中有丘壑,也要下笔如有神,要懂得布局谋篇,我此篇文章开头用“最喜欢”开篇,结尾用“最喜欢”卒章。

中间虽洋洋洒洒犹如杨花一样漫天飞舞但是首尾圆合,我从对杨花的直接抒怀开头,引发回忆,联想,旁征博引,最后又以抒怀总括,达到圆满的境地。这不仅是一场写景的文字,也是自己心灵的一场旅行,从来处来,又到去处去。

我的这篇《诗意杨花醉春情》的散文在《晚霞报》专栏发表后,很快就被《城市晚报》、《九江日报》等十余家报刊转载。

直接抒情有时候往往可以借助一些词语来表达,如:是、我喜欢、我爱、我恨、我多想等等。

于佳琪:抒情散文的写作技巧(1)

比如我的《夏夜听雨》一文中间的一段话“夏天的夜晚,静静地躺在床上,捧读一本书,感悟书中美妙的文字,静静地倾听雨夜的雨滴声,仿佛置身于一个幻想的世界里,推开窗户,迎接这些爽快的雨滴,可求心境被这些夏雨洗涤。是夏夜的雨启发了我的灵感,使我的思维在这雨夜里,有了质的飞跃。

我知道,夏天的雨一定与故乡有关,我常常在想夏天的雨,是不是故乡走失得那朵云,在想家的夜晚,便悄然地落下了伤心地泪滴,抚慰那些受伤的心灵。夏夜的雨,增添了我思乡的惆怅,我多么想化作一滴雨滴,在静静的夜晚,悄悄地潜入故乡,飞洒我不尽的情思。

于佳琪:抒情散文的写作技巧(1)

这一段落中我用“是”这个肯定词汇抒发了我对夏雨的肯定和热爱、向往和追求;我又用“我多想”这个词强烈地抒发了我想溶成一滴雨轻轻静静地去热爱自己的故乡的美我的这篇散文在《西安晚报》发表后,也被十余家报刊转载,这篇散文还荣获过由《美文》杂志与《西安晚报》共同举办的“中国报人散文奖”。

直接抒情还要善于运用“最”字来表白自己的心迹,如《诗意杨花醉春情》我用的是“每年的春末夏初,我最喜欢的就是看杨花。”;《夏夜听雨》我用的是“在每年的夏天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在夏天的夜晚,静静的倾听夏雨传来的声音。”;在《故乡的荷塘》里我用的是“记得我在中学读书时,最难忘的就是学到朱自清先生写的《荷塘月色》的那一课。”;在《秋千荡起旧时光》里我用的是:“时间如白驹过隙般过去了,我最留恋的就是儿时的那些旧时光。”。一个简简单单的“最”字,顺利开篇、顺利抒怀、顺利为全文定下感情基调,虽看似平淡记叙却是一种最常用的直接抒情的方式。

下面我和大家再一起来领会一下什么是依附性抒情。依附性抒情就是把自己的情感依附于其他事物上进行抒情,这种抒情,比较间接,也比较委婉和含蓄,可以说是抒情散文的一种经久不灭的抒情手法,也是一种经久不灭的美。

依附性抒情散文大体可以分为三类

一、是依附记人、叙事来抒情

二、是依附于写景、状物来抒情

三、是综合性地运用记叙、描写和议论来抒情写意

如已故著名女作家杨绛先生的散文《老王》就是一篇依附于人物来抒情的经典散文。作者回忆了老王的几个生活片段,其中有一段是这样的:有一天,我在家听到打门,开门看见老王直僵僵地镶嵌在门框里。往常他坐在蹬三轮的座上,或抱着冰伛着身子进我家来,不显得那么高。也许他平时不那么瘦,也不那么直僵僵的。他面如死灰,两只眼上都结着一层,分不清哪一只瞎,哪一只不瞎。说得可笑些,他简直像棺材里倒出来的,就像我想像里的僵尸,骷髅上绷着一层枯黄的干皮,打上一棍就会散成一堆白骨。我吃惊地说:“啊呀,老王,你好些了吗?”

他“嗯”了一声,直着脚往里走,对我伸出两手。他一手提着个瓶子,一手提着一包东西。

我忙去接。瓶子里是香油,包裹里是鸡蛋。我记不清是十个还是二十个,因为在我记忆里多得数不完。我也记不起他是怎么说的,反正意思很明白,那是他送我们的。

我强笑说:“老王,这么新鲜的大鸡蛋,都给我们吃?”

他只说:“我不吃。”

我谢了他的好香油,谢了他的大鸡蛋,然后转身进屋去。他赶忙止住我说:“我不是要钱。”

我也赶忙解释:“我知道,我知道不过你既然来了,就免得托人捎了。”

他也许觉得我这话有理,站着等我。

我把他包鸡蛋的一方灰不灰、蓝不蓝的方格子破布叠好还他。他一手拿着布,一手攥着钱,滞笨地转过身子。我忙去给他开了门,站在楼梯口,看他直着脚一级一级下楼去,直担心他半楼梯摔倒。等到听不见脚步声,我回屋才感到抱歉,没请他坐坐喝口茶水。可是我害怕得糊涂了。那直僵僵的身体好像不能坐,稍一弯曲就会散成一堆骨头。我不能想像他是怎么回家的。

过了十多天,我碰见老王同院的老李。我问:“老王怎么了?好些没有?”

“早埋了。”

杨绛先生在这篇文章里刻画了一个穷苦卑微但心地善良、老实厚道的“老王”形象,抒发了作者一家对老王那样不幸者的关心、同情和尊重。提出了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社会应该以人道主义精神来关心不幸者。可以说这篇文章是杨绛先生的一个精美力作,一个温婉善良的贤达女士跃然纸上。她启迪着那个懵懂时代的所有人都去做一个善良的人。一个正直的人。这种胸怀苍生的悲悯情感仅仅依托老王这一形象就抒发出来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