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深度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爱情散文 >

盲歌手周云蓬"流浪"到成都 韩寒爱看他的文章

时间:2019-02-22 13:00 点击:
盲歌手周云蓬

盲歌手周云蓬

周云蓬用灵魂在歌唱

盲歌手周云蓬

《鱼相忘于江湖》作词:周云蓬作曲:周云蓬编曲:周云蓬鱼忘记了沧海,虫忘记了尘埃,神忘记了永恒,人忘记了现在。也是没有人的空山,也是没有鹰的青天,也是没有梦的睡眠,也是没有故事的流年。忘了此地是何地,忘了今昔是何昔。睁开眼睛就亮天,闭上眼睛就黑天。太阳出来,为了生活出去,太阳落了,为了爱情回去。

昨晚七点半,由周云蓬、万晓利、山人乐队等目前国内民谣界重量级人物领衔的“民谣在路上”巡演成都站的首场演出在邛崃平乐古镇华丽开唱。在演出前夕,华西都市报采访被誉为“音乐公民”、“民谣良心”的歌手周云蓬,听他聊聊自己的音乐及人生。

“民谣复兴”: 那是因为歌词很出彩

最近,民谣音乐会正风风火火,周云蓬、万晓利、小娟等民谣歌手的作品越来越受到大家欢迎。时下有人认为国内正掀起一股“民谣复兴运动”。对此,周云蓬解释,“人们平时需要流行娱乐,但同时也喜欢听到一种是跟自己的生活、思想相通的声音,而民谣的歌词都很出彩,比较注重文学性和思想性。现在文艺青年挺多的,对有品质的音乐的需求很大。如果说这种品质主流音乐不能提供,而民谣能提供,民谣就比较能得到大家的共鸣,受到广泛关注。”

韩寒爱才:“我与韩寒神交已久”

因为歌词写得好,韩寒还来找周云蓬要稿子看。周云蓬说:“我跟他之前从未谋面,但神交已久,当时韩寒说就要一篇稿子,《绿皮火车》正好写完没有发表,就给他了。我很喜欢韩寒,他不像我们70后这么沉重,生活得很好,而且有担当,有智慧。我觉得韩寒骨子里是个谦和的人,很有礼节,不像有些人描述得那样轻狂。比如收到我稿子后,他马上回电给我。我还收到他写来的感谢信。”

记者很好奇作为一个盲人,他是怎样写博客的,他笑着回答:“我用的是专门给盲人开发的电脑语音软件,只要大声说出,就相当于在电脑中输入文字。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麻烦。”

帮助贫困盲童 艺术照亮心灵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自己的生活才稍为稳定的周云蓬,已经开始做慈善:发起“红色推土机”帮助贫困盲童计划。他找很多歌手朋友无偿录制了两张童谣公益专辑,卖专辑的钱用于援助贫困盲童,给盲童买收音机、mp3、乐器等物品。目前已为20多个盲童筹款10余万。为什么叫“红色推土机”?他解释说:“我小时候喜欢看推土机,它的履带像坦克一样有力量。另外还有一层意思:做事情要从基础开始做起。我们帮助这些孩子也是一点一点来,不是很大的承诺。”记者向周云蓬提起周春芽发起的五彩基金以及艺术助残计划,首次听说此项目的周云蓬表示很感兴趣,“非常好的活动。用艺术的光亮点燃受创伤的孩子的心灵,相当于给他们灵魂插上一双飞翔的翅膀。有机会我会去深入了解一下。”

流浪歌手的往事今生

周云蓬1970年出生于辽宁,9岁时彻底失明,15岁开始弹吉他。24岁大学毕业后孤身来到北京开始卖唱生涯,随后开始全国四处漂泊。2003年签约于摩登天空,发行首张个人专辑《沉默如谜的呼吸》。引得业内关注。2007年独立制作第二张专辑《中国孩子》。获得“第八届华语传媒音乐大奖”颁发的“最佳民谣艺人”、“最佳作词人”两个奖项。“其中最佳作词人”是从林夕和黄伟文等大牌词人中突围而出,为内地音乐人首度拿下此奖。

对话周云蓬:我曾梦想当大作家

从今年四月份开始的“民谣在路上”活动已经巡演过北京、上海、青岛、武汉、南京等10个城市,周云蓬作为重要成员之一,全程参与此次巡演。所到之处,反响甚众。巡演昨日来到成都,华西都市报记者与周云蓬有了下面的对话:

华西都市报记者:这次全国巡演跟在酒吧演出有什么不一样的?

周云蓬:有很多在剧院等高档的地方演出的机会,感到很新鲜。

华西都市报记者:来过成都么?周云蓬:我来成都很多次,比较喜欢这个地方。

华西都市报记者:最新的个人音乐专辑是怎样的情况?

周云蓬:正准备的新专辑叫《牛羊下山》。运用诗经里的句子“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其中还运用了李白、杜甫以及纳兰性德的诗词作品。整体风格是古典唯美。

华西都市报记者:很多人称你为“音乐公民”或“中国民谣的良心”,对此你什么感觉?

周云蓬:如果单单把我叫作“中国民谣的良心”,这不是在夸我,而是在贬低普遍的音乐人。在一个常识都需要提醒的年代,本身就证明了常识已经稀缺。

华西都市报记者:你的好几张唱片都是自费,资金有没有困难?

周云蓬:尽量压缩成本呗!再说自费至少也有好处,就是我可以比较自由地制作我的音乐。

华西都市报记者:如果有大唱

片公司要找你合作,会不会同意?

周云蓬:看情况吧,尝试一下也行。大唱片公司实际上也有它的好处,比如硬件有质量保证。

华西都市报记者:对于流行音乐怎么看?平常会听周杰伦的歌吗?

周云蓬:我没有成见。实际上我们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听到的港台歌曲不都是流行音乐么?收音机短波里的邓丽君和刘文正,非常喜欢。流行音乐也分好和不好。

华西都市报记者:你歌词写得像诗一样,写散文也是韵味十足。这些是怎样修炼成的?

周云蓬:我小时候,能接触的盲文书里就只有唐宋诗词。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几乎都能背下来。甚至把收音机里的古诗词欣赏节目录下来反复地听。后来那些就成了永久的养分贮备,现在都成了我写作的素材,像是“反刍”。

华西都市报记者:你是长春大学特教学院中文专业毕业的。在1994年1月出版的《地平线的呼唤——中国当代残疾人诗文选》里,你还以“凡天”的笔名发表了六篇随笔及诗歌。你有当作家的愿望吗?

周云蓬:我小时候确实有要当一名大作家的理想。现在成不成为作家已经不重要,关键是只要我想写就写、而且写好有人看就行。”

华西都市报记者:有人说目前像周云蓬、小娟、万晓利等民谣歌手,每次商演出场费已达5万元?

周云蓬:现在我的出场费几千到一万吧,以前几百块。

netease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