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深度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心理 >

欧美地区开始“全民冥想”:数字心理健康市场的大门正在开启

时间:2019-02-25 22:58 点击:
Clam在2012年出世,两位创始人都曾在互联网产业中经历过几次创业,据称他们一开始创业目标很简单,就是想“帮助人们找到内心的平静”。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脑极体

在iOS自带的功能里,中国用户最为陌生的应该就是“正念”了。

虽然从iOS 10开始,正念就和健身记录、营养摄入以及睡眠状况并列在一起,但很多人一直都没弄清楚“正念”二字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欧美地区开始“全民冥想”:数字心理健康市场的大门正在开启

正念的概念来自来佛教禅修,指提升注意力,专注的关注当下的一切但不进行思考和评判。以此为基础发展成了一系列心理疗法,帮助人们减轻压力、提升专注能力等等。其中的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冥想和瑜伽。

可能在很多平日里奔波忙碌的人看来,这种所谓的冥想简直就是闲的。而从全球范围来看,尤其是在美国,以“正念训练”为代表的数字心理健康产业正在展示出巨大的商业潜力。

根据去年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国家卫生统计中心的数据,从2012年到2017年间,美国成年人每周冥想比例提升了三倍,从2012年的4.1%增加到2017年的14.2%。这其中的增长,很大一部分都是“数字化冥想”带来的。应用市场数据服务商Apptopia提出,在2018年Q1,排名前十的正念训练App收入同比增长了40%,下载量也同比增长了36%。

即使将品类扩大到“运动健康”中,诸如Clam这类体量巨大的正念App也能排进前十。

如此庞大的正念市场,究竟是如何成长起来的?

全民冥想是怎样养成的?

如果在全球范围内横向对比,在发达国家集中的欧美地区,人们确实更加关注生理和心理的健康,有更良好运动和心理健康习惯。在很多欧美剧集电影里,也常常能看到主角参与心理咨询、各种互助会,包括出现一些作为搞笑担当的“灵修大师”。

很多我们熟悉的名人明星,也在身体力行地为种种修行方式做推广。就像我们都很熟悉的乔布斯就是一位禅修爱好者,还曾经有过去印度朝圣的经历。

如果从欧美地区正念市场理念的发展来看,很多人将正念数字应用市场的发展归结于千禧一代的成长。

首先千禧一代平均结婚时间更晚,生育率也更低。这使得千禧一代可以将更多时间和精力用在自己身上,更多地关注自我需求,这其中也有包括心理状态在内的精神需求。

而互联网带来了极高的信息密度,一方面加大了千禧一代的心理压力(例如负面新闻带来焦虑、社交媒体带来的压力等等);另一方面也让千禧一代可以获取更多关于心理健康的知识,培养起自我纾解的意识。

同时美国国家公共电台在一档关于自我关爱的节目中也提到,随着一步步的普及,在年轻群体中已经实现了心理疾病的去污名化。年轻人已经不再为心理问题而感到羞耻,而且还会主动去选择一些方法来维持健康的心理状态。

在这种背景下,参与起来没有什么门槛的“正念修行”就成了心理健康中的长跑运动,让很多人都愿意去尝试一下。

用30人赚到1.5亿美金,正念App的好生意

至于正念App们为什么能够趁着这股风扶摇直上,我们可以从当前最受欢迎的产品Clam(冷静)来进行分析。

Clam在2012年出世,两位创始人都曾在互联网产业中经历过几次创业,据称他们一开始创业目标很简单,就是想“帮助人们找到内心的平静”。

Clam大概能提供几种功能,播放各种背景音乐帮助人们进入冥想状态和促进睡眠,同时还有关于冥想的教学课程,加上由名人朗读的睡前故事模块。Clam可以说是一款以自制音频内容为主的产品,将功能集中在平复焦虑、压力管理、专注练习等等几项上。

同时还会有一些类似的正念计划定制、社交媒体分享、日历记录等等的机制,本质上和Keep等运动类App的机制十分类似。

因为Clam的音频内容制作精心,质量非常之高,还常常邀请名人明星来播读睡前故事,例如黑豹女主Danai Jekesai Gurira、油炸叔Stephen Fry等人,很快受到了用户们的欢迎。

截止到本月,Clam的下载量已经达到了4000万,总融资额达到了1.16亿美金,已经成为了全球最值钱的正念App。

欧美地区开始“全民冥想”:数字心理健康市场的大门正在开启

关于正念市场蓬勃发展的另一个重要证据,就来自于Clam和同类产品的高收益。

Clam和大多数正念App一样,采取类似内容付费的方式,用户可以按照月度、季度和年度的方式来进行会员订阅 ,获得更丰富的音源,或者购买单期课程,跟着不同的老师进行学习。目前Clam已经拥有了100万付费用户,自称将在年内达到1.5亿美金的累积收益——而这样一款产品,其团队竟然还保持在30人左右的规模。

从Clam中,我们可以看到正念App的几个特点:

极简的工具化属性

正念App目的明确,为的就是让人们静下心来集中注意力,还要人人都可以参与。这就导致正念类应用本身在产品上的设计并不复杂,也很容易被新用户接受。

较低的成本

作为一款教导人们放下纷扰压力的产品,如果今天搞个“参与冥想任务得返利红包”,明天搞个“冥想交友”,显然是不符合产品气质的。加上本身也不存在线下的重资产和技术上的重投入,正念App们在研发、运营和营销的成本都应该处于相对中低水平。

有意识的用户黏性培养

正念App中的课程,不管是收费还是免费,其周期基本都在一周以上。比如什么“每天五分钟缓解压力”“一周冥想治愈节后综合征”等等,都在有意识的培养用户习惯,协助流量的沉淀。

也正因如此,Clam创始人才会“夸下海口”说,自己在做的事就是五十年前耐克在做的事,耐克将运动这件事去专业化,变成普通人应所应当的习惯;而Clam也正在教育市场,将正念训练带入人们的日常生活,打造下一个不可估量的体育市场。

正念市场出道既巅峰,巨头出现之后还能往哪走?

正念是不是下一个体育市场先不提,但可以预见的是,正念类App市场的天花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降低。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